文章来源:2024123 中国教育报 头版头条

 

中国教育报版面图

“这样一根键合丝,不及头发的五分之一粗,却是半导体的关键原材料。”在6163银河.net163.am工业级芯片快封中心生产线上,来自企业的工程师彭必超正在指导学生唐均。

唐均是深圳信息职院集成电路专业大三学生,他调整好芯片焊接劈刀位置,通过劈刀向焊盘施加压力,将金属引线连接到焊盘上,芯片与基板间实现电气互连。“这些学生正在封装的芯片,是企业的真实订单,这条生产线用的就是产业级装备。”深圳信息职院党委书记苗宁礼介绍。

近年来,深圳信息职院擦亮“信息”招牌,聚焦深圳电子信息产业的人才和技术需求,探索“专、精、特、新、高”的育人路径,主动服务“强芯铸魂”,努力打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创新型技能人才供给高地、一流技术创新服务高地。前不久,该校工程科学学科入选ESI全球排名前1%

深圳信息职院学生在工业软件基地开展智能产线综合实训

建立产业学院,努力破解芯片制造人才实践难题

制造芯片的基础材料是沙子,但用沙子批量生产先进制程芯片,我国仍面临很多技术瓶颈。

“很多先进制程的芯片,我国现在能设计,但还难以批量生产。芯片制造端人才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存在不足。”深圳信息职院院长王晖表示,学校从国家急迫需要和长远需求出发,基于学校多年聚力打造的国家“双高”专业群办学优势,在芯片制造、封装、测试三个环节的人才培养、科研攻关等方面着力攻坚。

芯片制造人才的培养,面临技术难度高、实践要求高、成才周期长、办学投入大等难点,学生实习实训更是“拦路虎”。

“集成电路企业对良品率要求特别高,生产线上的设备、材料既昂贵又精密。没有实践经验的学生直接上产线实训,可能给企业带来整条产线停工检修等巨大潜在风险。”深圳信息职院微电子学院副院长李世国说。

很多集成电路企业不愿让学生到产线上实习,而集成电路实训产线建设成本高昂,学校很难独立承担,集成电路企业又急需实践能力强的生产人员。学校人才培养跟不上产业需求,不利于行业整体发展。

如何助力破解这个两难困局?在深圳市强力支持下,一个混合所有制的“芯火”产业学院在深圳信息职院成立了。“芯火”产业学院由学校与深圳市半导体行业协会、深圳微纳研究院、国家集成电路设计深圳产业化基地等共同建设。

校企成立理事会,负责运营“芯火”产业学院。其包括一个国家级协同创新中心以及混合所有制的两个技术中心。

技术中心的产线场地设在校内,产线主要设备由学校投入,企业配套提供一部分设备。

企业不但对外承接芯片封装等订单,为教学带来真实项目案例,还派出工程师等,负责产线的日常运维,并对实训师生进行技术指导。企业将主流技术、工艺、内训机制等导入产线,并与学校科研人员一起根据订单技术要求,联合开展技术攻关。

得益于混合所有制产业学院等改革,深圳信息职院培养的半导体人才供不应求。在很多同行看来,近年来,深圳信息职院以“黑马”之势,在人才培养、产教融合等领域夺得多项大奖。深圳信息职院副院长许志良认为,成绩背后,是学校“推石上山,变不可能为可能”。

以开展混合所有制产业学院改革为例,学校出场地、投入设备,企业开展市场化运营等,这既便于学校师生校内实训,又能高频高效利用设备,服务周边中小企业,防止设备长期闲置出故障。同时,学校能省下日常运维费用。尽管上述做法有很多优点,但部分学校担心国有资产流失等风险,一直犹豫不前。

“凡是能服务好学生成长、教师发展、产业进步的改革,学校党委都坚决支持。学校建立了容错纠错机制办法,只要是为了学校发展改革创新,没有在其中谋取不正当的私人利益,哪怕改革失败了,个人也可以免责。”苗宁礼表示,深圳信息职院党委旗帜鲜明为改革者负责、为担当者担当,努力为学校改革创新、干事创业者护航。

优化专业设置,为国产工业软件“铸魂”育人

工业软件是目前我国亟待攻关的重点领域。

深圳信息职院智能制造与装备学院副院长刘明俊介绍,中国制造领域所用的工业软件,大部分是国外开发的,尤其是在CAD(计算机辅助设计)、EDA(电子设计自动化)等领域,国产软件市占率只有5%10%

国内很多大型工业企业希望能有更多自主可控的工业软件。这需要尽快攻克国产工业软件领域的人才培养等难题。

“国产工业软件人才培养一度面临无可学之课程、无可用之教材、无善教之师资、无实践之环境等挑战。”王晖给出一组数据:未来5年,国产工业软件应用型人才需求逾400万,研发型人才逾20万。而2022年,全国仅有不到10所高职院校工业软件开发技术专业真正招生。

2021年,深圳信息职院的工业软件开发技术专业应运而生。

“国家在信息技术领域急需哪些人才,学校就着力培育哪些人才。”苗宁礼介绍,全校50个专业中有41个与信息技术强相关。

缺乏有系统有组织的专业体系,是制约很多高职院校培育工业软件开发应用人才的瓶颈。深圳信息职院先行探索,与行业头部企业强强联合,力促专业对接产业、职业岗位,课程内容对接职业标准,教学过程对接生产过程。

有家合作企业开发的多款工业软件,精度参数已接近国外同类软件。这背后是深圳信息职院教师和企业工程师经常在大量的工作场景中,调试优化软件,提升工业场景应用的匹配度。在培养学生的同时,学校也不断向上游挺进,帮行业领军企业做产品上市之前带有研发性质的软件内测,内测后发现漏洞,随即对参数进行调优,助力企业不断地迭代优化产品。

近两年,国内多家工业软件知名企业,将很多新开发的CADEDA软件等,放到了深圳信息职院做内测。

由于育人成效、带动作用突出,深圳信息职院在全国职业院校中被率先纳入数字化工业软件联盟,校企共建高端技术技能人才实践中心,开展实践教学、社会培训、技术研发等。2021年至今,学校承担11场应用及开发相关的培训,培训400多名本科、高职院校教师。

为促进工业软件领域的产教融合,2021年,学校牵头12个省市的36所高职院校和19家工业软件领域的头部企业,成立工业软件职业教育集团,校企共促国产工业软件人才培养和智能制造产业高质量发展。

“我们正同心协力,迅速培养出一批会使用、能运维国产工业软件的技能型人才。”刘明俊说。

校企共搭平台,以科教融汇带动人才培养

以前,深圳信息职院教授王新中团队很难接触到高端芯片测试机,在该领域承接的多是50万元以下的科研项目。学校柔性引进相关领域国家级团队后,在他们带动下,王新中团队不但能参与高端芯片测试机研发项目,还能一起申报百万元级甚至千万元级的大科研项目。在此过程中,深圳信息职院很多教师在高端芯片测试机等集成电路产业领域,培育人才、科研攻关和服务产业的能力大幅提升。

“从‘01’的创新育种,到‘1N’的枝繁叶茂中,像我们这样的应用技术类高校大有作为。”王晖说,基础研究是研究型大学的强项,而把原始创新转化为应用性强的技术成果,则是应用技术类高校所长。在王晖看来,这恰恰体现出职业院校要把准科研定位的重要性。

深圳信息职院凸显差异化竞争优势。学校联合一批科研院校、知名企业,聚焦深圳20+8”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所需,以“平台集群、学科交叉、大师引领、高端服务”为着力点,构建了一批高端技术转化应用的大平台。利用这些大平台,深圳信息职院把过去校内一些分散弱小、单打独斗的小科研平台进行整合,引导这些平台和教师通过跨学科联合攻关,承担更大的项目、产出更好的成果,进而带动人才培养。

“学校通过校企共建中试平台,攻关产业共性急需技术等方式,在研究型高校、科研院所与企业、产业之间,架设创新要素交融、迁移、转化的桥梁,中试平台成了科教融汇的一个重要载体。”王晖说。

在深圳信息职院激光中心中试平台,周泳全教授团队就根据企业特定功能需求,钻研工艺,学生跟着教师一起验证技术的可靠性,目前已能做出3个产品级成果。

在周泳全教授团队助力下,海目星激光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整合激光与自动化的集成技术,创建了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系。双方八大合作项目产生营收,其中锂离子动力电池极耳激光高速切割设备是海目星公司销售的王牌产品,累计营收超过21亿元。而海目星成立的前3年,因无发明专利等“金刚钻”,激光技术只能用于打标和切割等传统加工。

如今,全校都在推行这种模式,一共建了8个中试平台。许志良说:“学校开展揭榜挂帅,鼓励教师们瞄准企业的核心、共性技术组建团队,学校出经费、搭平台,教师搞研发、出成果。”

“强国建设,职业院校何为?我们选择的路径就是,紧盯电子信息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发展所需,把握人才培养和科技研发两翼齐飞的办学基点,持续深耕应用基础研究和产业技术研发,必须要对深圳这样高科技创新城市的重要产业,提供适配的人才和服务支撑。”苗宁礼说。

2023年教师节前夕召开的全国优秀教师代表座谈会上,许志良受邀参加,并作为职业院校唯一代表发言。对于“学校为何会受到如此重视?”这个问题,许志良毫不犹豫地作答:“当国家需要的时候,你能拿得出手,那国家就记住你了!”。

 

记者:王强刘盾

出处:

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4-01/23/content_634762.htm?div=-1